这个身为一个94年生的人,很有发言权。从小走读,街上到处都是杀马特样子的青年,有的腰间还别着刀,以前去南充一中考初升高,上厕所门口里面蹲一排杀马特抽烟,恶狠狠的盯着你。周末去西华师大补习,遇上一队青年在楼道口堵人,过去一个人就拦下来搜身,那个人是我们班的,那个人见状不敢下楼,给人打了电话,后来下来两出租车的人,把那队人打跑了。

影响最深刻是小时候和一个混混一个班,当时我是胆小又是好学生。跟那个混混关系不错,经常帮他从图书室借小黄书来看(他的卡因为打架被扣了)。有一次他带我去一个巷子里,老远就看见一群人对着一个小孩拳打脚踢,那个小孩眼神麻木,不哭不闹,只有被踢了的时候会叫一声,每一次被踢倒了都会再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,然后再被踢倒。我那个混混朋友笑着跟我讲带我去做件好玩的事情,然后转头叫那群人莫打了,让那个小孩去ATM取钱。原来他们让那个小孩把家里的银行卡偷出来,取钱给他们。那小孩很听话,照做取钱,ATM周围围着一圈混混,我那个混混朋友说了一句:别围在那里看人家密码啊。这时我看着他,不记得当时在想什么。

这只是很小一部分的事情,后来他们那队混混有人手被砍了,他们也就解散了。我还遇到过很多事情,比如打篮球被混混抢球,踢我从篮球场南边踢到北边,被一个四年级的小孩拿刀抵着腰子要钱,被瘾君子在巷子里追,碰到了一个混混的肩膀然后被骂了五分钟,混混把尿撒到我身上之类的。所以我很痛恨杀马特发型的混混,偏偏有一次去亲戚家玩,他有个混混儿子,那个人长的和其他混混别无二致,但是他对我很友善,很温柔,笑着叫我弟弟。我印象很深刻,混混们也许就是欠缺教育吧。

大概十几年后我读完大学回老家,有一次逛街的时候遇到抢小孩钱的那个混混了,他头发剪短了,看到我热情的打招呼,脸上挤出笑容,点头哈腰的说:哎哟这不是黄哥嘛,现在在哪发财呀?我也笑着跟他聊天,惊叹于他的变化,我问他现在在哪工作,他说刚刚从新疆打工回来,后悔当时没有好好读书,现在没有什么本事。说罢他恭敬地递了一根烟,我说没抽烟,他说也是也是,知识分子都不抽烟。然后说他还有事,回头常联系,转身走了。我看了看他的背影,已经毫无混混嚣张跋扈的气质,多的只有沧桑了。这也许就是南充混混的一个缩影吧,若不是90,00年南充很多贫穷家庭,教育贫乏,也不会有这么多盲目扎堆,崇尚简单暴力的青年,感谢南充的教育环境,现在已经看不到这样的小孩了。